阿琦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论坛体】闺蜜公费谈恋爱怎么办?

无脑速打甜饼,不要认真,没有逻辑

可爱担当俏门面蓉wink x 人狠话不多金主爸爸白大神

白拉普后妈又上线了!不要打我!

大概算有鬼魏暗线?其实是个全员宠蓉?

就这样——————————————————

         闺蜜公费谈恋爱怎么办?

鬼超红打开论坛敲下这段话后,心情沉重,长叹口气。

1L不是鬼发廊【楼主】

我有一个朋友想让我来问问,闺蜜公费谈恋爱怎么办?

null

2L

这有多少层套娃??? 

3L

又到了无中生友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时候

4L

前排蹲一个瓜

5L不是鬼发廊【楼主】

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

我那个朋友的闺蜜,她是一个女团的成员。

大家也知道,人红事多。

最近我朋友和她,按位置说她就是那个女团的门面吧,可爱担当小甜豆,上了个综艺。

众所周知综艺都是有台本的,还会为了热度炒cp。

6L

弄假成真现场?

null

7L

楼主是不是官配变灯泡了?

8L

门面抢楼主的小哥哥?

9L

LS看这样子怕是的。悄悄心疼一下楼主。

10L

说起来疯狂的cp粉szd可怕,莫非还有撕逼大战?

11L不是鬼发廊【楼主】

天啊你们怎么回复这么快(?)

不是官配成灯泡了,是完全脱离节目组控制了。

在综艺里,她和另一个男团的rapper要扮演情侣,演心机邮差和家道中落的大小姐。

第一期正虐恋情深,结果第二期开录的时候,金主爸爸出现在了现场。

是的,应该在办公室看大家有没有好好打广告的金主爸爸,出现在了现场。

null

12L

??????

13L

??????

14L

草,有瓜!

15L 

楼主快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16L不是鬼发廊【楼主】

金主爸爸说他就随便来看看(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正录的好好的,时不时就冒出来个这段不太好,后期剪掉。

谁见过手伸这么长的金主?但没办法,大家有气也只能憋着。

可我朋友后来看这一期才发现,被删的都是门面和rapper的感情线!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因为我爱你。”节目组为了炒热度辛辛苦苦磨的台词,头都要秃了,金主爸爸就那么喊删了!亲自到现场!喊删!

17L

???????楼主你知道的太多了,不怕被灭口吗??????

18L

草???赶紧来吃瓜,不然一会要被封了。

19L

是门面和金主爸爸有一腿吗???还是rapper???

20L

LS发现了什么奇妙的点?

21L

这必然有猫腻。

22L

我隐隐有种我房子塌了的感觉……楼主你快继续说QAQ

23L不是鬼发廊【楼主】

null

19L你的言论太危险了。

不是rapper,他是个超级刚的铁直男。看清楚标题,“闺蜜公费谈恋爱”。

24L

包、包养吗?草,没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能吃到娱乐圈真实的瓜,还是霸道总裁爱上我。

 

25L不是鬼发廊【楼主】

LS和我一样,也以为是包养。

26L

楼主这个用词?以为是包养???那就是说不是包养?????

27L

能当门面的话肯定很漂亮吧?楼主也说是可爱担当来着。要是被人扒出来包养,估计会被骂做作骂死吧?

28L

不被扒出来也会有人骂的,无脑喷子无处不在,可爱人设还容易招黑。

29L

LSS眼睛长歪了吗?楼主都说了“也以为”,就说明其实不是包养啊!不是包养啊!

30L不是鬼发廊【楼主】

确实不是。再次划重点,“公费谈恋爱”。

好吧,还是用错了词,不是公费,是金主掏钱谈恋爱。

门面真的特别可爱,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人间甜豆,我皮下也是她的粉。

说话声音甜甜的,有时候无脑黑就会喷她嗲,但喜欢她的和她熟的都觉得很好听,像草莓奶糖(努力文艺)

本来节目组要炒我朋友和那个rapper的cp,但后来找来了我朋友的兄弟,姑且叫他大花吧。我朋友和大花私下里很熟,好兄弟来着,有挺强的cpf基础,节目组索性炒两对,她和大花,门面和rapper。

本以为热度双重,结果踩了金主爸爸的雷。

31L

楼主,你看你写了多少个我朋友?

32L

没事,把我朋友都看成我就好.jpg

33L

楼主直接点,大家都懂。

null

34L

我问个题外话,所以说楼主和大花也是cp喽?

35L不是鬼发廊【楼主】

咳咳,LS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朋友(真的是我朋友)一开始超担心。因为她真的超宠这个门面妹妹,圈子里为数不多的好闺蜜。包养这种事情锤了,门面估计就混不下去了。偏偏这个金主爸爸还这么嚣张,直接跑到录制现场来。

她后来向大花打听才知道,门面和老板早就在一起了,就差公开。

她也是才知道,门面其实家大业大,是个要啥有啥的小公主。她和老板从小就认识,差点定娃娃亲那种。

后来她想进娱乐圈闯闯,就被签到了我朋友的公司。

门面的爹娘本来还想着砸钱捧她一把,结果惹她发了次脾气,说不想被人骂靠父母。所以即使是圈内人,知道她背景的也不多。

她确实是个很努力的人。门面舞蹈基础没有队长和vocal好,有次舞台没跳齐被骂得要死。最开始也吃过很多烂饼,拍杂志封面被说胖,客串了几集的戏被骂演技浮夸,蹭热度恰烂钱。

但她一有机会就会拼命锻炼自己,资源再差也绝不懈怠,时间长了有了很大改观,许多路人纷纷转粉。说她没有后台没人捧的小糊豆打拼出这么优秀的成绩,太难得了。

确实,她最开始真就是个没后台的小糊豆,直到咱们金主强插一脚

null

36L

父母没为你花的钱,男朋友会为你花的(?)

null

37L 

既然这样为啥金主不最开始就出来帮门面?

38L

楼上有没有认真看?楼主都说了,门面连爹妈都不想靠,还会想靠男朋友吗?

39L

我很关心金主帅不帅,如果帅的话简直玛丽苏文本文,高富帅配白富美是我永远的性癖,干啥啥不行磕cp最行。

40L

我看见了什么虎狼之词?磕cp带我一个!

null

41L 

大家以为是包养,其实他们就是在认真谈恋爱什么的不要太好磕。

42L不是鬼发廊【楼主】

回复一下39L,金主很帅,非常帅,放进娱乐圈都能算top帅哥的那种帅。一米八几,身材很好,一看就知道经常健身,带个金丝眼镜特别有斯文败类的味道,会弹钢琴,手又细又长能当手模。脸很白净,五官立体,我朋友的朋友非常中肯地评价过,说他绝美侧颜。

而且他右眼角还有泪痣,真的绝了,妥妥的玛丽苏文男主人设。

43L

白富美X高富帅锤了!而且还是青梅竹马!kswl!

44L

kswlkswl

45L

kswlkswlkswl

46L

一看就是群外貌协会,有没有良心?磕这种绝美cp怎么能没有我?

47L

重点错了啊!等楼主说完再磕好不好!金主这还啥都没做呢。

48L

对啊楼主快说快说!金主爸爸后来怎么一掷千金当后台的?我等不及了!一人血书楼主继续发糖。

49L

二人血书楼主继续发糖。

50L

三人血书楼主继续发糖。

51L

莫名其妙,我明明是进来蹲瓜的,怎么变蹲糖了?四人血书楼主继续发糖。

52L

同蹲瓜,但瓜哪有糖好吃.jpg

53L不是鬼发廊【楼主】

说到当后台那真是惊天动地泣鬼神。

金主的公司主攻不是娱乐圈,但和我们公司有很多合作。广告啊宣传片啊之类。

他公司有款游戏,挺红的,估计五个小学生里都有三四个玩。

游戏嘛,纸片人也是有人气的。重点来了,那款游戏里人气最高的女角色有个人向单曲,还有召集业内大佬打造的动画MV!

你们猜到是谁唱的了吧?(话说你们打字真快)

54L

门、门面小姐姐?


null

55L

淦,楼主你这不明知故问吗(?)

56L不是鬼发廊【楼主】

还是金主先生点名要她唱的。而且团队阵容强得离谱,她们团的歌都没请过几次这么厉害的大佬。

后来就更过分了!金主的公司又出了个恋爱养成向的游戏。你猜怎么着?金主让她给女主配音去了。

而游戏的亲儿子,人设是霸道总裁的那个男角色,配音是金主亲自上的。

妙吗?就问你们妙不妙?我朋友每次打开游戏都出戏且一脑子问号。

null

57L

妙啊。

58L 

香啊。

59L

这种游戏配音一般都很拉热度的!一个好的配音是成功的一半。金主先生这是下血本啊。

60L不是鬼发廊【楼主】

妙还妙在那四个男主里真的是霸道总裁人气最高……金主声音也确实好听,工作室那边拿人的钱帮人干事,特别努力给这个角色凹人设,亲儿子无误。

61L

金主这就是在代入自己吧我的天。

62L

楼上才发现吗?

63L 

等等,楼主越说我好像越清楚,我似乎已经猜到是谁了!

64L不是鬼发廊【楼主】

猜到也没关系,我估计他们要公开了。

65L

?????我没看错吧???

66L

这也太劲爆了吧,才吃到瓜马上就有锤???

67L

估计热搜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68L

楼主你好勇。

69L不是鬼发廊【楼主】

不然我朋友怎么敢让我来问。

之前还有一次,我朋友亲眼看见他们一起吃饭。

奇怪的是,吃完饭后没几天,门面就被安排了个好饼——给一个轻奢品牌打广告。要知道这个牌子现在可火了,四千年一遇的美男老板还亲自出面带货。

最新的一款耳坠是一位刚从法国深造回来的设计师的新作,像一对小亭子,超精致的,门面妹妹戴上别提有多好看。

结果呢,门面和大花说了一句很喜欢那对耳坠。估计也是无心的。可没多久我朋友就看到门面戴着那对耳坠。

大花告诉我朋友,他后来和金主提起了这件事,金主二话没说就给门面买下来了。

结合之前游戏的事,我朋友又是完全蒙在鼓里的,自然怀疑门面是被包养了,真担心了好久。

70L

有点心疼楼主怎么回事?

71L

所以楼主现在是在报复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72L

又来了又来了,我以为你们在搞什么肮脏交易,其实你们只是在谈恋爱。

73L

只有我还在关心公开的事吗……

75L

我我我还有我!我也关心!

76L

可是我发现奇怪的了,不懂就要问。照楼主这么说其实他们两个挺明显的啊,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还被怀疑是包养?

77L大熏fa开

好啊,看我发现了什么?你不怕被金主封杀?

null

78L

卧槽???

79L 

这个语气???是知情人???

80L 

炸了炸了,楼主你要不要快点跑,可能还来得及。

81L大熏fa开

其实我潜水好久了,就打算看你要说些啥幺蛾子。就算他们真要公开了,也不带你这么玩的吧?玩还不带上我?

82L不是鬼发廊【楼主】

???想参与就直说???回头我到甜豆那告你一黑状,让金主爸爸收拾你,把你的戏全剪掉。

83L

果然,我朋友就是我。

84L

LS是什么九曲十八弯的脑回路?这不早已是共识了吗?

85L

这波操作我服气哈哈哈哈哈哈哈,气急败坏自爆马甲。

87L大熏fa开 

行吧行吧,我先回答76L的问题。

这位金主可小心了。他很尊重门面,知道她脾气倔,如果被人知道有这么个男朋友,肯定很多人骂她靠肉上位之类,他不想她难过。

金主也一直在默默保护门面。他之前放过狠话,谁要是乱拍乱炒他和门面的绯闻,就断谁手脚。好吧好吧没这么严重,又不是黑社会,不过也差不多.丢工作肯定没得跑,再找工作估计也没路。

88L 

人狠话不多,是个男人。

89L

完了完了完了我真的磕得有点上头。我为什么要点进这个帖子,又是为绝美爱情柠檬精的一天。

null

90L不是鬼发廊【楼主】

原来如此???我原本也好奇来着???

91L

楼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2L

除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不出任何词语来表达我的心情

93L大熏fa开

最后忍无可忍出面是因为门面在片场被欺负了。一个公司很看重的戏,特别好的资源,门面投入了特别多,结果拍一场雨里的戏被恶性NG了很多次,回去就病倒了,后来威亚没检查好,还扭到了脚。

老婆被人这么欺负怎么得了?咱们金主毕竟是个搅得起风浪的角色,当即把违约金付了,让门面唱那个游戏角色单曲。就当给圈里的人一个暗示,门面和他有关系,不是随随便便能动的。

当然,一时砸钱一时爽,一直砸钱一直爽,后来金主大哥就不收敛了,还开始夹带私货。

两人也为此吵过架,当然床头打架床尾和。现在准备公开了。

门面妹子真的超好,人美心善,很敬业,可甜可盐,估计你们中有不少她的粉丝。悄悄说一句,门面之前扮男装,还把楼主撩得七荤八素来着。

94L

哇,大熏fa说门面妹妹都是说金主的老婆欸,看来只有楼主傻乎乎的担心门面是不是被包养了。

95L

哈哈哈哈哈哈LS什么阴阳怪气啊想过楼主的感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楼主你能吃到这么美妙的糖?

96L

我才注意到这位知情人士的id?大熏fa?难道就是楼主说的大花吗?

null

97L

我的天!就是吧!不然为啥知道这么多?

98L 

我突然觉得楼主和大花也有点可爱,一个蒙在鼓里一个心知肚明,为同一对cp战斗。我又行了,我开始了。

99L不是鬼发廊【楼主】

你们都是些什么奇妙的磕点?

100L 大熏fa开

我们都磕一对cp倒是真的哈哈哈哈哈

前面说了,金主护犊子可护得紧,要不是他俩要公开了,咱也不敢上这来吐槽。

101L

所以说,大家已经渐渐忘记标题了……楼主明明是要问闺蜜公费谈恋爱该怎么办?

102L

楼上危险发言

103L不是鬼发廊【楼主】

我的意思就是他俩公开后该怎么办……少不了各个场合秀恩爱吧

null

104L

真·公费恋爱。

105L

磕就vans了。

106L 

对啊楼主!糖都要怼你脸上了,你哪有不磕的道理?

107L

等等啊我之前听着就不对劲。游戏角色个人单曲不就是我家蓉wink吗???芒果荣耀的小蝉啊!!!还有配音,我家甜豆给氪与非洲人去配音的时候我都惊了!!!

细思恐极啊!!!这个节目就是半个月前那期MG大侦探吧???

108L

我靠?!!!炸了炸了炸了!!!

109L

什么???我房子塌了

110L 

我房子也塌了,我可是wink和rap的cp粉啊!我就说怎么第一期还又甜又虐,第二期就只能地板缝里扣粮了

111L

草,LS太惨了,亲眼见证自己cp的be

112L

各位我刚刚去翻了甜豆的行程表,下周要去荷兰的郁金香花田拍写真,该不会就那时候公开吧???

113L

kdlkdlkdlkdl

114L

金主爸爸!爱要大声说出来!!!

115L

宝才,见到鬼了,我磕爆!话说刚刚爆料这两位难道是鬼超红和魏全能本尊吗?

*此贴已被管理员编辑*

 

公开那天,蓉wink靠在白大神怀里刷着微博,看到朋友和粉丝们留下的祝福,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哇!前几天吃到的瓜是真的!”

蓉wink无意间扫过了这么一条评论,刚上翻回去想仔细看看却找不到了。估计是删评了,要不就是看错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在他身边就好。蓉wink凑过去在白大神脸颊上落下一吻。

END


阿西八,大晚上睡不着觉,记一个糅杂了《追龙》和《无双》的脑洞。

探长和黑帮老大。探长和女主青梅竹马,女主是白月光。黑帮老大救了女二的命,发现她聪明能干就将她留在身边,渐渐被女二吸引。但女二其实是探长培养的杀手+眼线,一直喜欢探长。出于七七八八的斗争女主死了,探长走上变态路,把女二扒拉回来整容成了女主的样子。探长和黑帮老大的塑料兄弟情挂不住了闹掰。这时候ICAC的人找上来要搞探长的事,黑帮老大本想祸水东引,将鬼佬出卖给ICAC挑唆鬼佬和探长的关系把鬼佬和探长一起解决掉,但没想到被女二阴了进了监狱。最后探长本以为自己人生赢家要逃出国过逍遥日子,女二倒打一耙和他同归于尽了。

我真是个屑人,脑洞都先习惯性扯扒乱七八糟的感情线和人物关系,所以我的脑洞也很屑。

但替身梗香是真的香,妙就妙在说不准到底爱那个人还是爱那张脸。甚至可能都不爱,只是爱那时候的自己,找一个能引起回忆的方式罢了。


可能真是港片看多了,黑帮au我百吃不厌。刀枪飙车血毒酒女票赌和警察斗智斗勇也好警匪勾结贪污也罢,咋都可以,有人写我cp我就看,西八

出于对大文豪+俄罗斯+自己喜欢的cp+cp镇圈文的尊重,我真的很想看完《战争与和平》,但我发现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让我脑壳子疼,可能我的定力真的不够吧

又要当biao子又要立牌坊的垃圾女人变成满心真善美的大圣母,林先生您是真的牛皮

下九流 二

是存货,前文见合集

有双北提及

没有逻辑图个爽,不喜轻喷

——————

06.

"这胭脂颜色真好看,质地也上乘,是在哪家店买的?"

"一家叫花田醉的店子,白少爷推荐的。"

何二月无奈地笑了笑:"真没想到,估计他研究这些胭脂水粉就是为了讨姑娘欢心,如今倒是用在你身上了。"

蓉儿听了何二月的话,收拾桌面的动作僵在半空,半晌才反应过来:"老板不要拿蓉儿打趣了。先不说他如何看得上我,我一心只想好好唱歌,没有其他念头的。"

何老板叹了口气:"有爱人,有知音,是难得的幸事。"

可如果那人的离去会带来巨大的悲痛,然后就像您这样自此再不登台表演,我宁可没有开始。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蓉儿木木得看着何二月,心头直觉一抽一抽的痛。

“哈,瞧我,又开始了。”意识到了蓉儿的注目,何二月的笑容泛起令人揪心的苦涩。

蓉儿又何尝不知这其中的往事。

07.

乱世人命苦,乱世没依靠的女娃娃更是苦上加苦。

兵荒马乱加洪灾,家里已经要揭不开锅。为了保住弟弟,娘把她丢了。

直到很多年后,蓉儿才真正明白,那天,娘是不要她了。

她一直记得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看上去不该有悲剧发生,娘说带她去买糖葫芦。从小过穷苦日子的娃娃知道些什么?还以为苦尽甘来,要过上好日子了。

蓉儿就那么和娘亲走失了。简简单单,一个转身的功夫,娘就不见了踪影。街上人来人往,她不知道回家的路,不知道能去什么地方。哭着喊着希望能找回娘,嗓子哑了,眼睛肿了,依然没人帮她。

如果不是何二月,她可能会孤零零地饿死或冻死在街头,找块破草席替她收尸的人都没有。

何二月曾有意教她唱戏,她不肯,说听不懂。

她喜欢唱歌。她觉得那一字一句间的故事和深情,不比戏里逊色。

那时候的何二月还会唱戏,场场爆满,声名远扬。 

何二月虽说是因唱京剧而红,但他是学昆曲出身。他说他最爱的,是《游园惊梦》,最爱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何二月唱完一曲《游园惊梦》,是听他和一位姓撒的参谋唱。

撒参谋是何二月的一位旧友,看上去只懂刀枪杀伐,实则对昆曲爱得痴迷。他唱得很好听,百炼钢化绕指柔。 

之后,蓉儿再没见过这位参谋,最后只听到一句他的死讯,连骨灰都没有。

何二月并没有痛哭哀嚎,他依旧像抹清冷干净的白月光一样,不会为人间情爱动容。但蓉儿明白,他的心已是鲜血淋漓,伤至今还未痊愈。

当天,何二月把所有的戏袍扔进了火堆,是蓉儿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才勉强保住了几件残存。一直以来修修补补,终是回不到最初的精美样子。

从此之后,何二月当起了歌舞会所的老板,而她也是这么红起来的。

何二月总是对她说,蓉儿,你喜欢唱歌,就要一直好好唱下去。我会帮你。

何二月说到做到。几个月前,何二月手下的男歌手惹了祸,原本安定太平的贾城不能再待下去。何二月兜兜转转寻到芒城的丽发皇宫,又成了何老板,让蓉儿在这继续唱歌,让她又成了最红的头牌。

可蓉儿一直不明白,或者说心有不舍,心有不甘。

何老板你呢?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戏,怎么就不唱了?

时日久了,蓉儿也不愿多想,只是尽力地唱着,全身心投入到歌中。

她不要当第二个何二月,她爱什么,就一定要用心用命爱下去。

08.

白少爷三个月来没有带姑娘回家,这曾是白家上下想都不敢想的奇闻。

要知道,白少爷是芒城出了名的风流公子哥。长辈曾擅作主张为他许了亲,结果他当着那姑娘的面和魏公子来了个热吻,说宁可和他过一辈子都不娶她,硬生生把人气的哭哭啼啼要求退婚。

大哥从小对他纵容得过分,事到如今,只能庆幸他没染上什么花柳病暴毙,无奈之下放出话说,不管什么姑娘,什么出生家世来历,他都不管,只要白少爷想娶,大哥绝对不拦,还会喊上全芒城的人一起庆祝。

家里人早就习惯了他怀里抱着一个姑娘又有另一个跑到白家讨说法的乱日子。而这三个月来,别说换了,大哥就没见白少爷和女人亲近。

大家还以为白少爷得了什么高人点悟,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谁都没猜到,他是遇上了一个让他愿意花上所有心思去喜欢,小心翼翼不敢惊扰的人。

“白少爷,这些首饰……我实在是不好收……”

“是不喜欢这种款式吗?”白少爷如果有一条毛绒绒的尾巴的话,这时候肯定泄气地耷拉下来了:“你喜欢什么?你告诉我,我马上买来送你!”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蓉儿马上解释道:“太贵重了…”

“没关系的!你喜欢什么,我都能给你买!”白少爷毫不犹豫地接话,话音一落,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越界,变得语无伦次,红着脸粗着脖子,语气像极了耍无赖的顽童:“你不收下的话……我自己又不可能戴…只能放在那里落灰了,多可惜啊……”

蓉儿拗不过白少爷,只得无奈莞尔:“好吧,谢谢你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找时间我请你吃饭?”

白少爷的眼神瞬间亮了不少,一手拖着腮帮子,斜着上半身笑盈盈地看着蓉儿,有点憨憨的,像个得了糖的傻娃娃:“好啊!最好下次演出还给我留张票,你的票真的好难买。”

白少爷话虽这么说,蓉儿心中却是很清楚。这位少爷每次都会抢到最好位置的那张票,几乎把那变成他的专属贵宾座。

蓉儿总觉得,白少爷全然是个还带着孩子气的大男孩,不像传闻中的样子。

09.

“欸,你们说,二少爷最近是不是太奇怪了?”

“我也发现了!我听到二少爷在哼什么歌,可深情了!真是不知道,二少爷什么时候喜欢这种歌了?”

“而且啊,最近没有哪家小姐找上门来。啧啧,当年那个大小姐,一副泼辣样,可把我吓坏了!”

“你们说,二少爷不会是看上那种又淑女又有文化的大家闺秀了吧?所以才想着唱情歌,也不出去鬼混了。”

“是哦,上次魏公子特意跑到府上来找二少爷,二少爷说没空,就是为了去见那姑娘吧?”

“咳咳!”

突如其来的假咳声吓得几位仆人浑身一颤,回头看见双手抱胸,眼睛直勾勾盯过来的白少爷,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打自己几耳光。

几个仆人最后被白少爷罚扫一个星期的院子。他们也没想到,以往家都不怎么回的白少爷,也有发起脾气罚他们的一天。

他们错就错在,把白少爷那些小心思都抖出来了。

“喂!我说,你是不是还要好好感谢我啊?”魏公子嬉皮笑脸地揶揄道:“要不是我当初拖着你来,你现在还是那个祸害良家少女的花花公子呢。”

白少爷毫不留情地用手肘像魏公子顶去:“少说这些有的没的!总之,你不能在她面前坏我形象,听到没?”

魏公子白眼一翻,长叹口气耸了耸肩,心中暗暗吐槽自己这兄弟喜欢蓉儿喜欢得脑子都不太好使了,幼稚就算了,还不讲道理。

“我要 美丽的衣裳.

为你 对镜贴花黄……”

白少爷坐在那个不知道坐过多少次的位置,静静地看着,听着。在她清晰澄亮的歌声和含着撩人温情的眼神中沉醉,忘了自己不过是众多听众中的一个,甚至忘了他是白少爷,是他自己。

尽管这蕴藏微凉月色的歌不只属于他,这纯粹无暇的人不只为了他歌唱。

她今天穿着身素净的旗袍,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依旧很美。

从小到大,白少爷从未对什么事什么人真正着迷过,顶多是一瞬而过的激情。他不理解执着忘我的投入和热爱,不理解为了所爱如痴如醉的癫狂。

直到遇见蓉儿。

她是神明,他甘心做她最忠实的信徒。

10.

今天的蓉儿和往日不一样。浓妆让她变得妖艳,无论是如同扑闪蝶翼的眼睫还是染血般的殷红丰唇,都与以前的清丽风格大相径庭。唱的歌充满魅惑,直撩得人喉头燥热,心头蹿火。

素洁芙蓉染脂粉,不会便庸俗,只会是另一番景色。

“很少见你这样的打扮。”白少爷一如既往等看客散尽,留了下来:“非常好看。”

蓉儿取下耳坠,白少爷眼尖,看出来是之前鸥茉莉送的那对:“时间长了,想换个风格。正好,茉莉送的这对耳坠很合适。“

”美丽的人,有魅力的人,怎么变都很迷人。“

你怎么样变,我都喜欢。

但白少爷终是没有把话说出口。

“你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你要是喜欢听歌,喊她过来给你唱不就好了?你还缺钱吗?”

白公子恶狠狠地丢给魏公子一个白眼:“不是所有事情用钱就能解决的!这是在侮辱她!”

“你如果真喜欢她就把她娶回来吧。”魏公子见多年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少爷一脸罕见的委屈巴巴,心下不忍再揶揄他:“娶回来了,又天天能见到,又能给你唱歌,不就解决问题了?”

可是,她不喜欢我,我也舍不得。

我喜欢她站在灯光下的样子,我喜欢她唱歌时的投入、一颦一笑和含情的眼睛,我喜欢她为了歌如痴如醉、全神贯注的样子。

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一心只想把歌唱好的她。

蓉儿是属于舞台的洁白芙蓉,只有歌声才能将她点染。

她不是我的金丝雀。

但白少爷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自顾自地闷声喝酒。

未完

下九流 一

民国au,主蓉白带鸥鬼

有钱人家的白少爷x风月场所蓉歌女

鸥姨太x鬼留洋

有鸥蓉/山花友情向

时间线乌鸡鲅鱼乱扯,ooc有,私设归我,不喜轻喷

——————————

01.

盛世需要美人点缀,乱世需要美人顶罪。

不止顶罪,还需要美人做金丝笼中的芬芳鲜花、艳丽雀鸟,供人欣赏玩乐,制造流光溢彩的幻象来逃避现实的残酷。

对白少爷来说,美人都是这样的存在。

正值多事之秋,芒城安稳繁华,但不代表这片国土皆是如此。战火四起,硝烟、血腥和死亡通过敌寇的枪炮不断扩展。

白少爷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心怀大志、心系天下的圣人。

他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少爷。白家历代经商,家财万贯。而他排行老二,比起从小接受严格教育,被视作未来家主的大哥,白少爷过的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白少爷闯的祸不少,说白少爷闲话的人也不少,但白少爷一直享受着全家人的溺爱,闯了祸总有人收拾,只是花了多少钱的区别。旁人只敢说说闲话,没人敢和他对着干。

该好好读书的时候,白少爷在寻欢作乐,怎么张狂怎么来,没人会指责他。

白少爷没心思像那些热血激昂的学生上街游行宣讲,更不可能拿起刀枪参军杀敌。

他清楚自己的自私,他只想自己过得舒坦快活。

整个芒城都知道这位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

02.

丽发皇宫原本的老板红玫瑰结婚隐退,新来了位叫何二月的老板,还有位叫蓉儿的歌女。

酒肉朋友魏公子在他耳边念叨了好久,说那歌女多么多么好看,白少爷全然没放心上。白少爷见过的美女太多了,论艳丽论风情都是一等一,他对这位所谓的新美人完全不好奇。

魏公子强行把白少爷拖到丽发皇宫时,他还是心有烦躁的。

直到真正看见那位歌女。

“让我们掌声欢迎蓉儿!”

白少爷看着这位干净清丽的姑娘,没有浓妆艳抹,只一身素洁长裙,头戴轻雾般柔和朦胧的白纱,在掌声中站上舞台,说她像白纸白墙,却不呆板生硬,说像白雪白霜,却不高傲冰冷。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你为我梳妆……”

白少爷呆呆看着她,眼睛几乎要粘在她身上。心下却又生胆怯,怀疑自己这种俗世中贪图享乐的公子哥,是否有资格直视这圣洁的造物。

实在是干净得过分,白少爷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么位姑娘出现在丽发皇宫这一纸醉金迷、鱼龙混杂之地。

她或许就是枝洁白芙蓉,出于淤泥,但任何尘灰的靠近都是侮辱,而她本身也不会沾染上一丝一毫的俗气。

人如其名。白少爷庆幸自己浅薄的知识里还能找出个形容她的词。

03.

换做以往,白少爷可能会包下一车玫瑰高调地出现在丽发皇宫的门口表达爱意,甚至直接派人把蓉儿请到府上来为自己唱歌。

但他没有,反而是小心翼翼收起了花花公子的吊儿郎当,不停打听演出消息,再一次次买到最好位置的票,提前十多分钟便出现在丽发皇宫。

丽发皇宫的乔钻石和白少爷也算得上老熟人了,清楚这位风流浪子的歪念头——能让曾经每个星期女伴不重样的白少爷连着两个多月贡献票钱,散场后还总是跑去后台混脸熟,其中必有蹊跷。

“白少爷若看上蓉儿了,改日我和老板说说,让她到白府为你唱几首?”

被乔钻石拦下的白少爷没想到他来这么一出,顿时乱了阵脚:“钻石哥,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就来听听歌。”

白少爷的声音越来越小,连带着脸颊灼烫,大片绯红都漫到了耳根。他不由怪起这灯光太过明亮,让乔钻石都看去了,着实丢人。

“还嘴硬呢?”乔钻石倒是早已猜到白少爷的心思,指节一弯便朝白少爷脑门上敲去,还没让他抱怨几句又继续说道:“你以前撩完人就跑,被你气走的姑娘我都数不清!要不是真希望你好好安定下来,我会忍着你砸丽发皇宫的招牌?”

向来巧舌如簧的白少爷被揶揄得半个字都接不上,乔钻石也收了逗他玩的心:“她应该在后院。把握好机会,平日里约她的人多了去了,还不主动点,就真只能一直在台下看着喽。”

04.

白少爷不知道是怎么鼓起勇气去了后院的。

后院比观众散尽的看台还要冷清,白少爷远远瞧见一个背影,和记忆中的模样一点点重合。

还有个背影,他也认出来是谁。

“蓉儿姑娘唱歌动听,钢琴还弹得好。不知愿不愿意来我府上指教一二?”

她叫鸥茉莉,甄大帅,不,前大帅的姨太。听说原本不过是大帅府上一个小婢女,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攀上了甄大帅这根高枝成了凤凰,备受宠爱。白少爷听炎少帅说起过几次,这位姨太不是来丽发皇宫听歌,便是在府上闭门不出,独自练琴,有时候大帅要见她,她也敢回绝。

虽说叫茉莉,但鸥茉莉完全没有茉莉的娇小馥郁、温和近人。她很孤单,或者说孤傲。她不争不抢,别的姨太却视她为眼中钉,因为她美得让人心惊,即使不抢,大帅最疼爱的也是她。

这份孤傲在大帅去世后更加凸显。前不久大帅的独生女鬼留洋前往法国深造,不幸飞机失事,尸骨无存。大帅悲痛不已,积郁成疾,没过多久撒手人寰,将一半家产留给了鸥茉莉。

炎少帅——现在是炎大帅,说起鸥茉莉时总是带着隐隐约约的恨意。白少爷理解,一个身份卑贱的婢女最终得了这么大的好处,甄府上下,估计没谁不恨。

并且,鸥茉莉并没有拿着钱花天酒地。她依旧像往常一样,听歌练琴,好像和这笔钱没有任何关系,生不带来,死也不打算带去。

不以为意的冷漠态度更容易惹得吃不到葡萄的人恨她。芒城里谣言四起,说鸥茉莉是祸水,是妖女,是故作清高的狐狸精,说她在大帅府当婢女前是最放荡的娼妓,克死过很多男人——总之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偏偏她和蓉儿关系颇好,像他一样,总坐在一个固定的好位置。有时候带上些花,或者漂亮的首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送给谁。

等鸥茉莉离开后,蓉儿才注意到了白少爷。

“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您,久等了吧?”蓉儿连连道歉。白少爷摇摇头,递上手中的一捧玫瑰:“没事,我就是想亲手把花送给你。还有就是,你今天也唱得很好听。”

“谢谢。”蓉儿回应了一个礼貌得体的微笑,接过了玫瑰:“还要多谢白少爷愿意捧场。”

一阵沉默后,白少爷还是试探着提出了心中的疑问:“你和那鸥姨太……关系似乎颇好?”

“她算是我的歌迷。”蓉儿轻易听出了白少爷的话中深意:“白少爷莫不是信那些谣言,觉得她是个坏女人?”

被蓉儿毫不留情地揭穿,白少爷自是有点尴尬,只好含糊不清地接下去:“我只是好奇她为何会与你交好?你不介意那些谣言?”

“她很喜欢我的歌,她很懂我。仅此而已。至于谣言……”蓉儿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样子:“信则有,不信则无。况且她是娼妓奴婢,我是风月场所的歌女,都是下九流,谁能瞧不起谁?白少爷你啊,也别太自视甚高,商人放在以往,也是让人看不起的。”

虽然知道最后一句话是蓉儿的玩笑,但白少爷还是心下一惊。

05

除开去送礼,白少爷还想过很多理由去见蓉儿,但思来想去总觉得不正经,作罢的次数也很多。

今天听见大哥说有信要送给何二月,白少爷自是心花怒放。

"我要去丽发皇宫那边,正好顺路嘛。"

大哥知道这个不省心的弟弟是丽发皇宫的常客,没多说什么,叹口气把信递给了他。

可白少爷万万没想到的是,正当他喜笑颜开准备去找蓉儿时,车门还没打开,就瞧见蓉儿走进了不远处的裁缝店。

无巧不成书。

白少爷直接拔腿跑了过去,把仆人的叫唤远远甩在脑后。

"蓉儿!"

在较为安静的店里,这声呼喊自是引人注意。蓉儿循声看去,正望见白少爷还没收住的笑容:"白少爷?你怎么在这?"

白少爷连呼吸都没调整好就开始扯谎:"我、我来看衣服啊。你呢? "

"有些坏了的衣服,我来问问,希望能修好。"

白少爷的目光朝柜台上的衣服扫了扫,不由拧起了眉头。他虽说不上多有文化,但还是认得出那是戏服。

蓉儿怎么会有戏服?还这么破破烂烂?

“不介意的话……我找人给你做套新的?”

蓉儿摇摇头拒绝:"新的不见得比旧的好。"

说罢,话题一转,蓉儿调侃道:"难道白少爷对戏曲有兴趣?"

白少爷还没来得及回话,一旁的老板先说道:"如果唱戏的是漂亮姑娘,白少爷估计就有兴趣喽。蓉儿姑娘是不知道,以前白少爷可带过不少姑娘来我这订衣服。只是经常还没做好,身边就换人了。"

蓉儿听了,嘴角漾开明显的笑意,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出几声来。白少爷羞得从脸红到耳根,心里直怪老板多嘴。

"白少爷这么会买礼物讨女孩子欢心,想来也知道哪里有上好的胭脂买吧?"蓉儿嘴角上弯,动人的笑容尚未归于平静:"何老板还让我带些胭脂回去,我来芒城时日也不长,正愁不知道哪有好货。"

正在心里不停叫惨,这么久来培养的好感要下降了。被蓉儿一问,白少爷回过神来,却不慎跌进蓉儿两池深潭似的眼睛,白少爷脑子里一片茫然,心想完了,怎么样都逃不开了吧。

况且本身就不可能拒绝,不想逃。

结果,直到送走蓉儿傻笑着回到家,白少爷才想起来信没有给出去。

未完

顶风作案

是我顶风作案,在挑战lof屏蔽极限和炸号的边缘试探

白rap x 蓉wink无脑短打,在飙车的边缘及时刹车

本白rap后妈终于亲妈了一回,可咱们甜豆切开是黑的

————————

白rap完全不习惯晚上睡觉身边多一个人。

虽然他和蓉wink荧幕情侣合作过几次,拥抱牵手吻戏床戏都拍过,上综艺秀恩爱也不是没有过。

但那些毕竟都是假的,很大的台本水分在里面。

可现在一切是真的,真实的房间,柔软和温度都可感的床,和躺在他身边微微蜷着身子,还带着薰衣草淡香的蓉wink。

今天是他们确认关系后第一次认真约会(抛开探班和一起上综艺)生离死别的戏码都见过的两人也知道中了什么邪,一天下来就牵了牵手。

逛遍了小半个芒城,天色晚了,白rap鼓起勇气问蓉wink愿不愿意在他家暂住一晚。蓉wink甜糯糯地微笑一下,点头答应。

真要说的话,白rap最开始倒是没动什么其他心思。那档子事他不是不想做,但一天逛街玩下来,想来蓉wink很累了。而且刚把关系确定下来没多久,太心急断然不妥,没准还会被当成精虫脑败坏好感。

只是想陪蓉wink一晚而已。

白rap在心里向自己强调。

“你待会和我睡一起吧。”

正在找衣服准备去洗澡的白rap看见蓉wink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长长的眼睫像扑闪的蝶翼,柔黄灯光下脸颊晕染开些许红润。

“行,睡吧。”

白rap在蓉wink额头上落下一吻,看着她乖乖闭上眼睛,无奈地笑了笑。

但白rap发现事情有点脱离他的控制了。

他躺在床上,血脉胀缩的节奏无法克制地在脑海里回荡,房间里是入夜应有的安静,但他能清晰感受到心跳不正常的声音。

蓉wink翻了个身,两人的唇靠得很近,近到可以轻松地完成一个吻。灼热的鼻息混杂在一起,蓉wink几缕柔软发丝挠过他的脸,激起一阵细密的痒,白rap只觉心头猛得一缩,口干舌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可蓉wink偏偏这时还朝他蹭了蹭,在鼻尖留下星星点点的触感。

全身气血卷起热浪猛得向白rap身下涌。

妈的。

白rap在心里狠狠骂了声脏话,喉结一滚。

蓉wink均匀的气息继续往白rap脸上轻扫。白rap终是棍硬心软,叹了口气,翻身下床。

自己解决吧。

完事后白rap心想还是不要回卧室了,睡沙发吧,不然保不准又来一次。

结果刚打开客厅的灯,就看见蓉wink笑意盈盈,双手交叠枕在沙发靠椅上,微微歪头看着自己。

“就知道你不回卧室了。”蓉wink一双柔嫩的唇扬成个优雅漂亮的弧度,好像在商谈什么正经事,而不是在开玩笑。

“我明明就在你旁边,为什么不找我帮忙呢?”